清梦

【喻黄叶】同生若死

霸王别唧:


 @睡着了  奈奈想看的礼尚往来!


狗血,OOC,NTR,没逻辑


这次欺负的是黄少天……明天都生日了我写这种真的好吗


要是这样也能接受的话?





给喻文州开门的时候叶修嘴里正含着温度计,像咬着一块不会融解的冰。都说水银剧毒,能穿肠破肚,但他这会儿被高烧蹂躏得神志不清,已经不差这最后一根稻草。


仿佛濒死前大脑竭尽所能地捏出一个幻象,回应多巴胺的诉求,才让他一颗灵魂好无怨无悔地升华。喻文州就那样站在门口,伸出手来,用肉身躯壳为他试探温度。然后胸腔轰鸣,喻文州在他耳边呢喃着,与流转的气息索吻。说,真的发烧了?


你怎么来了?叶修从他阐述中听出了不信任。昭然的,坦坦荡荡。曾经那个能将风云诡谲都尽数揽下,且不动声色的喻文州像是死去了一样,饶是叶修也只能学着那些面目模糊的路人甲们说出对他曾经笼统的印象。


喻文州死去了。附在他身上,那一个重叠的灵魂被他们亲手扼杀。捏碎柔软的咽喉,满手血腥。共犯们十指相扣,嘴唇哆哆嗦嗦地吻在一处。叶修颤抖了一下,心脏如飞絮般翩跹。


喻文州换额头抵住他,鼻尖相互触碰,双手捧着他的脸颊,深情款款到了极致,叶修却只觉得下一秒两只虎口便要收拢成针尖大小,将自己抹杀。叶修试着推他,想说你疯了吧,然而口中的温度计被喻文州拔下,又顿时噤声。


明明知道不论现实、气氛还是身体状况都不适合做这件事,但喻文州就是有这样的本事,他微眯双眼,气流便旖旎,于是接下来的一切都水到渠成。叶修自暴自弃地闭上眼睛,味蕾因高烧而退化,却不影响他品尝喻文州舌头,津液甜美,令人目眩。


叶修觉得头晕得更厉害了,不知是不是缺氧的关系,胃里翻滚出一阵恶心。你疯了吧,他喘着气说,少天才刚走。


有点烫。牛头不对马嘴的回应,像是就叶修的滋味作出点评。拇指暧昧地替他逝去唇边的丝线,毫不介意自己刚才分享了叶修汹涌的病毒体那,语气轻柔。没关系的。他说,我刚刚看着他走出去的。


G市的冬天气温最高不到十摄氏度,即使坐在车里也挡不住冷风侵袭。叶修不知道喻文州在下面究竟等了多久,只知道他的音色还来不及由喉咙捂暖,教人不寒而栗的冷透过耳鼓膜,贯穿他杏仁体。


 


几个月前,随着黄少天破釜沉舟的告白出口,二人原来平淡的友谊正式升华。与此同时,大彻大悟的感情涌上来,覆盖过了错愕。


怪不得怎么欺负,都永远巴巴地黏上来。怪不得零下的冬天,冻得瑟瑟发抖也要陪自己闯关打斗。先前不明朗的、混沌的情愫都点亮了,那些琐碎的小事,萤火之光似的簇拥在一起,火种几乎要将整片草原都吞噬。


他不讨厌黄少天。这份莫名的悸动大概是因为自己生来也携着一个胞弟的缘故,甚至偶尔,也觉得青年努力绕着自己打转的模样有点儿可爱。他看着荣耀中风头正盛、威风凛凛的机会主义者孩子在他面前似的低下头,视线所及无一不红,甚至连口若悬河的舌头都像笨拙的铁块一般布满锈渍。


我喜欢你。黄少天说,发丝的阴翳间甚至可见白雾袅袅。害羞成这样。他将重点开门见山,又磕磕巴巴说了好些古早的事情,像努力从腮帮里吐出坚果库存的仓鼠。叶修听着他从训练营说到第六赛季,记忆经他口舌渲染,斑驳到令人咂舌。


我真的喜欢你。湿漉漉的眸,眼眶是红,胜过肩膀连绵上褚红的晚霞。


告白本该是卸下矜傲自尊的一场豪赌,但黄少天并非毫无保留。气息凝结,于是胸脯间有一场飓风呼啸。他有千万种不甘,只是唯恐尽数吐出,这份感情便沉重到将叶修骇到,才不得不忍痛将爱意断臂折肢,取个鲜血淋漓的人彘出来。那人彘喉咙翻涌着血泡,声带摧枯拉朽。


喜欢你。好多年前就喜欢你。


 


要知道黄少天连爱字都嫌庸俗,配不上他满心澎湃。


只是试试也行,给我一个机会就好。黄少天只有用手将胃按住才不那么忐忑,如果不喜欢我的话,之后把我甩了也行。他小心翼翼极了,甚至忘记自己身为机会主义者的座右铭,机会是靠自己抓取而不是他人赋予。


叶修实在不懂所谓感情。但唯一可确认的是,看他手足无措,心中蓦地一软。自己大约也是喜欢黄少天的,叶修想。尽管分量与他相比或许逊色些,总归八九不离十。于是轻轻颔首,算是应允。


从那以后,原来在他面前横冲直撞的小狮子就变了物种,连舌上的倒刺也柔软起来,成温驯乖巧的家猫,喉腔穷其一生都在轰鸣不歇。黄少天吻他时愈发轻柔,蝴蝶向花蕊索蜜一般的,温软的触感停留他唇瓣。


叶修的双手被紧握,能感觉到属于黄少天的汗水一点点浇灌上来,虽然不言不语的,一双眼睛却扑朔扑朔地看着他,满是希冀与渴求。叶修觉得好笑,故意逗他,这样就满足了?语调尾巴上挑,很有挑衅的意思。


黄少天顿时雀跃起来。真的可以吗?生怕叶修反悔似的,或是像往常那样寻他开心,语气急切极了,说,你不要骗我。


叶修以为他终于要向着自己提一点儿男友必尽的义务,谁知黄少天满脸通红地纠结了一会儿,最后说的话却让人哭笑不得。舌,舌头也可以伸进去吗?他两眼冒光,似乎拥有了全世界一般满足。


似乎。


后文图链

深思熟虑的结果

叶修爱吃锅包肉:

 


 


我想了又想,决定暂时还是先不指出来,我怼的到底是谁了,要是能看出来呢,也就这样了。


 


 


我老是听高层说


 


“现在的孩子都太聪明了,什么都会”


 


可我觉得,这个范围太广了,不该这么说,毕竟,有些小盆友他们还处于低龄智商状态。


 


他们不知道什么东西好,什么东西不好。


 


可能在他们眼里,只会分别——这个榴莲香不香,那个榴莲香不香,但是他们忘了最根本的问题,榴莲就是榴莲,永远都是臭的。


 


 


就好比如西瓜,红心西瓜是正宗的,黄心西瓜是伪冒品,你黄心西瓜喜欢吃的人再多,也没有那喜欢吃红心西瓜的人多啊。


 


说白了,伪冒品就是伪冒品,就算你和正宗的长得再像,你也一样是伪冒品,更何苦还有一堆歪瓜裂枣来说自己是伪冒品,伪冒品听了都丢人。


 


同人文也是这个道理嘛~你写的再好,不也是在有原著的基础下吗。


 


就好比说明星,有的明星知道自己长的丑还知道去整整容,那写同人文知道自己ooc怎么还不多去看几遍原著呢?


 


仿制品虽说是仿制品,但只要你长得像,长得好看,大众依旧愿意看不是,心情好的还能夸你几句。


 


 


但是这种情况也避免不了一种情况,那就是——“知道我是伪劣品你还看,到底是你有病还是我有病。”


 


 


嗯……我只能说,一般在‘母胎’情况下就知道自己是伪劣品的东西,是不会选择让自己降落在这个世界上的,制造它的人是会先一步把他抹杀掉。当然,这句话不指人。


 


 


总得来说,OOC不是你写文崩人物性格的理由。摸不准就多看,实在摸不准就去找语文老师讨教。


 


 


最最最最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记住,说话,一定要有逻辑,做事,也要有逻辑。


 


不然被细心的人挑出一大堆毛病来,可就不好了。


 


 


可别说你说话就跟写小说一样,都是伏笔啊!


 


 


我就想到这些,于是我就说这些吧。大家午安,我继续绣小周周去了。


 


 



福利集市是什么

以音:

QQ也发啦!这里也来一遍!


随便说几句吧。


我讨厌耽美出圈是为什么。


是因为我们究极起来还是小众的东西。


原耽圈里面不是剥开来一干二净的地方。


也不是什么净土。


你把它表面给你的所有快乐全部扯出来,把它文字的表面给扔掉,下面会有华美的宝石,也自然有蛆虫和螨蚁。


我之所以,觉得网剧大火不算什么好事情,是因为在大火后吸引过来的颜粉剧粉,心心念念的原耽里的美好世界,其实是易碎的。


我很畏惧的是什么?


很畏惧的是有的姑娘在原耽圈自己圈了一个小地方,把耽美视若信仰,把耽美强加在每一个男性身上。


很畏惧的是,耽美=美。畏惧有的姑娘一边爱着原耽,一边又说出,长得不好看的同性恋好恶心的言论。


我不希望原耽出圈,不希望原耽被外界过于广泛地关注,因为真正能为同性恋争取到平权的不是耽美文学,而应该是世人真正的认可和开放。


耽美还没有能上升到严肃文学和同志文学的高度,它所包含的美好有多饱满,现实社会中同性恋所面临的现况就有多严峻。


耽美,耽美。


我很喜欢以前的那种状态,一群姑娘小心翼翼地支持自己喜欢的一些作品,小心翼翼地守护某种不能为人知的爱情。


但说实话,我不太喜欢现在这样。现在这样的原耽圈,拉踩贬低,你撕我抢。


因为对于我们这些原耽女孩来说,我们了解的很少,我们常常因为沉浸于作者编织的世界,有点太忘乎所以,以至于在奋不顾身骂人的时候忘了生而为人自己的底线。


p遗照?人身攻击?寄花圈?拉踩?辱骂?


而真正应该被关注到的,同性恋平权,原耽怎样变得更好,被我们这些喊着男男的女孩忘得一干二净。
我不喜欢现在的我自己。


现在的我只能看到面前渺小的一隅。是嚷嚷着原耽的我。而不是真正能够做到发一份光,发一份热的我。


所以我总是不切实际地想,让耽美出圈的时候还未到,等到真正可以的时候,还是万爱平等的未来吧。


感谢!